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海天低处

不忘初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苟且、诗歌和远方  

2016-03-22 10:19:27|  分类: 小千世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首关于“苟且”的歌,给许多人话题。

记得十几年前,曾和一个县级市常委出差同住。

他和我说,他的终极目标是官至正厅级,他曾是九十年代末的全国十大优秀公务员。

前年他以该市副书记职位退休,但是不幸被一个案子牵出来,未能善终。

作为朋友自然很惋惜,不只是因为我知道正厅享受的待遇远高于副厅。

作为一个朋友和曾经的同仁,我认为他算是不错的,当然每个人(不只是夹克衫)都有许多面。

我看到过一个新闻,某官员说,自己的终极理想就是死后葬在八宝山公墓。

他们的诗和远方,远不像其组织声称那样伟光正。

显然,官员追求这种常人不明白的待遇,远不够高大上,和它的先锋队定位有大反差。

你会说他们也在苟且。

在一个没有恒产的环境里,人们能追求什么永恒和永久的东西呢?

歌手可以用歌声慰藉空虚的心灵,这无可非议。

到底谁没在苟且,我不晓得。

诗和远方也许是有的。

也许,在某些人眼里,那只是某个级别,某个称号或者职称,在某种媒体或杂志露个脸,某个待遇,某个数字的存款,或者是八宝山,或者是西方极乐世界,或者是天国。

以某种优越感去谴责他人苟且之前,不妨想想:

这是不是个充满诗和远方的环境。

假装前面是诗和远方,并不能改变环境就是苟且的环境的事实。

也许,真正的诗和远方,不在他处。

它就在你的内心。

如此而已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